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这个夏天,我在找寻解馋的味道

2019-07-31 点击:1329
?

  炎热的夏季,早已到来。一到这个季节,只要一走到大街小巷,整个人好似笼罩在一个蒸笼里。闷,毋庸置疑;热,无可奈何。身体此刻似乎也掉入了两栖动物的属性里,天气越热,这身体也越发的热。尽管,为了躲避这蒸笼,我们逃入有着空调的室内,可燥热的身体依然渴望凉爽。有人喜欢多汁的西瓜,有人喜欢冰凉的饮料,也有人喜欢甜口的冰淇淋……然而,这两天我的脑海里,突然想起母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冬吃萝卜,夏吃姜。很想吃母亲曾经炒过的一盘菜:酸姜片猪肝。

  我一向不喜欢吃猪肝,嚼在嘴里,总有些干。刚下口那瞬间,不似肉片有些劲道,反而有些绵。如果这猪肝火候过了,齿间明显感觉到发硬,这点倒和肉有些相似,过了都会有些硬,但依旧会有种绵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猪肝没有猪肉有着纹理,像是极细小的粉末组合在一起。

  反正我就是不太喜欢吃。所以每次母亲炒猪肝,或者煮了猪肝蘸水吃,我都鲜少会将筷子放在它们身上。尽管母亲对我唠叨猪肝的好处,我就是不喜欢吃。

  但有一次,母亲从泡菜坛子里,挑出几块泡姜,还以为切好作为早晨的下饭菜,结果吃午饭时才看到桌上端来一盘泡姜片炒的猪肝,酸酸的姜片,我还是喜欢吃的,我先挑了下姜片,没有排斥的吃掉了,母亲让我试试猪肝,就着姜片一起吃,如果不好吃就不吃。于是,我在迟疑中还是拿着筷子,挑了最小一块猪肝和一片姜放入了嘴里。嘿!还真是,一起吃时,猪肝的干一下子被姜片的酸给带走了,还挺好吃的。同时,嫩姜里的丝丝辣味一下打开了我的味蕾,当时小小的我,那天吃了不少饭呢。

  在这燥热的季节里,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这道菜。那时,也就夏天能吃到,上了中学后,住了校,母亲也没再泡这些酸菜了,多了时间久了,越来越酸,也只能倒掉,干脆就不泡了。现在想想,真是好多年,没有再吃过了,我也没有机会再吃到属于妈妈味道的饭菜了。心里蔓延着思念的情绪,干脆自己做给自己吃吧。可是那时太小,整天就想着和小伙伴们一起玩,根本没有心思去瞧瞧妈妈,怎样做这些泡菜,只记得妈妈给里面倒了盐,每次挑泡菜时,都必须用泡菜坛子里的筷子,坛子要盖好,坛沿里一定要有水。苦与无奈,上网搜了下如何做四川的泡姜。什么高度酒,花椒,辣椒,八角等等一大堆,感觉妈妈的泡菜坛子没有那么复杂呀!搜寻了半天,最后决定就用模糊的记忆里的方式,就盐和凉开水试一试,不管怎样几天后就知道味道如何了,如果不味道不对,那再来改进吧,希望这个夏天我能找到一丝妈妈的味道。

  96

  小_麦

  2019.07.28 22:46

  字数 987

  炎热的夏季,早已到来。一到这个季节,只要一走到大街小巷,整个人好似笼罩在一个蒸笼里。闷,毋庸置疑;热,无可奈何。身体此刻似乎也掉入了两栖动物的属性里,天气越热,这身体也越发的热。尽管,为了躲避这蒸笼,我们逃入有着空调的室内,可燥热的身体依然渴望凉爽。有人喜欢多汁的西瓜,有人喜欢冰凉的饮料,也有人喜欢甜口的冰淇淋……然而,这两天我的脑海里,突然想起母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冬吃萝卜,夏吃姜。很想吃母亲曾经炒过的一盘菜:酸姜片猪肝。

  我一向不喜欢吃猪肝,嚼在嘴里,总有些干。刚下口那瞬间,不似肉片有些劲道,反而有些绵。如果这猪肝火候过了,齿间明显感觉到发硬,这点倒和肉有些相似,过了都会有些硬,但依旧会有种绵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猪肝没有猪肉有着纹理,像是极细小的粉末组合在一起。

  反正我就是不太喜欢吃。所以每次母亲炒猪肝,或者煮了猪肝蘸水吃,我都鲜少会将筷子放在它们身上。尽管母亲对我唠叨猪肝的好处,我就是不喜欢吃。

  但有一次,母亲从泡菜坛子里,挑出几块泡姜,还以为切好作为早晨的下饭菜,结果吃午饭时才看到桌上端来一盘泡姜片炒的猪肝,酸酸的姜片,我还是喜欢吃的,我先挑了下姜片,没有排斥的吃掉了,母亲让我试试猪肝,就着姜片一起吃,如果不好吃就不吃。于是,我在迟疑中还是拿着筷子,挑了最小一块猪肝和一片姜放入了嘴里。嘿!还真是,一起吃时,猪肝的干一下子被姜片的酸给带走了,还挺好吃的。同时,嫩姜里的丝丝辣味一下打开了我的味蕾,当时小小的我,那天吃了不少饭呢。

  在这燥热的季节里,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这道菜。那时,也就夏天能吃到,上了中学后,住了校,母亲也没再泡这些酸菜了,多了时间久了,越来越酸,也只能倒掉,干脆就不泡了。现在想想,真是好多年,没有再吃过了,我也没有机会再吃到属于妈妈味道的饭菜了。心里蔓延着思念的情绪,干脆自己做给自己吃吧。可是那时太小,整天就想着和小伙伴们一起玩,根本没有心思去瞧瞧妈妈,怎样做这些泡菜,只记得妈妈给里面倒了盐,每次挑泡菜时,都必须用泡菜坛子里的筷子,坛子要盖好,坛沿里一定要有水。苦与无奈,上网搜了下如何做四川的泡姜。什么高度酒,花椒,辣椒,八角等等一大堆,感觉妈妈的泡菜坛子没有那么复杂呀!搜寻了半天,最后决定就用模糊的记忆里的方式,就盐和凉开水试一试,不管怎样几天后就知道味道如何了,如果不味道不对,那再来改进吧,希望这个夏天我能找到一丝妈妈的味道。

  炎热的夏季,早已到来。一到这个季节,只要一走到大街小巷,整个人好似笼罩在一个蒸笼里。闷,毋庸置疑;热,无可奈何。身体此刻似乎也掉入了两栖动物的属性里,天气越热,这身体也越发的热。尽管,为了躲避这蒸笼,我们逃入有着空调的室内,可燥热的身体依然渴望凉爽。有人喜欢多汁的西瓜,有人喜欢冰凉的饮料,也有人喜欢甜口的冰淇淋……然而,这两天我的脑海里,突然想起母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冬吃萝卜,夏吃姜。很想吃母亲曾经炒过的一盘菜:酸姜片猪肝。

  我一向不喜欢吃猪肝,嚼在嘴里,总有些干。刚下口那瞬间,不似肉片有些劲道,反而有些绵。如果这猪肝火候过了,齿间明显感觉到发硬,这点倒和肉有些相似,过了都会有些硬,但依旧会有种绵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猪肝没有猪肉有着纹理,像是极细小的粉末组合在一起。

  反正我就是不太喜欢吃。所以每次母亲炒猪肝,或者煮了猪肝蘸水吃,我都鲜少会将筷子放在它们身上。尽管母亲对我唠叨猪肝的好处,我就是不喜欢吃。

  但有一次,母亲从泡菜坛子里,挑出几块泡姜,还以为切好作为早晨的下饭菜,结果吃午饭时才看到桌上端来一盘泡姜片炒的猪肝,酸酸的姜片,我还是喜欢吃的,我先挑了下姜片,没有排斥的吃掉了,母亲让我试试猪肝,就着姜片一起吃,如果不好吃就不吃。于是,我在迟疑中还是拿着筷子,挑了最小一块猪肝和一片姜放入了嘴里。嘿!还真是,一起吃时,猪肝的干一下子被姜片的酸给带走了,还挺好吃的。同时,嫩姜里的丝丝辣味一下打开了我的味蕾,当时小小的我,那天吃了不少饭呢。

  在这燥热的季节里,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这道菜。那时,也就夏天能吃到,上了中学后,住了校,母亲也没再泡这些酸菜了,多了时间久了,越来越酸,也只能倒掉,干脆就不泡了。现在想想,真是好多年,没有再吃过了,我也没有机会再吃到属于妈妈味道的饭菜了。心里蔓延着思念的情绪,干脆自己做给自己吃吧。可是那时太小,整天就想着和小伙伴们一起玩,根本没有心思去瞧瞧妈妈,怎样做这些泡菜,只记得妈妈给里面倒了盐,每次挑泡菜时,都必须用泡菜坛子里的筷子,坛子要盖好,坛沿里一定要有水。苦与无奈,上网搜了下如何做四川的泡姜。什么高度酒,花椒,辣椒,八角等等一大堆,感觉妈妈的泡菜坛子没有那么复杂呀!搜寻了半天,最后决定就用模糊的记忆里的方式,就盐和凉开水试一试,不管怎样几天后就知道味道如何了,如果不味道不对,那再来改进吧,希望这个夏天我能找到一丝妈妈的味道。

日期归档
e世博体育 版权所有© www.shijian888.com 技术支持:e世博体育 | 网站地图